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靳东亲妈粉,人森目标,推倒东宝,宠爱东宝。

【球谭】空(2)

因为被谭总虐了,所以想污他,奇怪的脑路



两人一前一后到了地下停车场,洪少秋看了看自己胡乱停在旁边的小电驴,再看谭宗明的时候,满脸窘迫。


身材颀长,浅蓝色的衬衣,深蓝的双排扣西装,打着温莎结的灰色领带。炎热的天气对他没有任何影响,一身的干净贵气。


该开车来的,虽然不是什么高档车。


谭宗明从口袋里掏出一把车钥匙,扔向洪少秋,划出的抛物线落点很准。


接住钥匙,打开了副驾驶的门。


谭宗明擦着他的肩膀坐了进去,停车场的灯光很暗,温度比办公室要高,香气浓郁了起来,温软,魅惑非常。


小心翼翼的关上门,洪少秋解开了衬衣最上面的纽扣,绕到另一边,上了车,两人都不说话。


从没想过会遇到这种状况,过去也没有类似的经验,几次试图寻找话题,却发现惯常的手段都用不上,可怕的阶层隔离。


谭宗明很安静的坐着,身体没什么动静,好像对什么都没兴趣。


洪少秋在后视镜里看到那人手,白皙,圆润,保养的很好,指甲修的很短,短的有点残忍。


法拉利的方向盘手感很好,想到那个人握过的,又觉得有种别样的亲密感,好像间接握住了那人的手。


喉内又干躁起来, 洪少秋拼命忍着,脑子里一团乱麻,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同意跟他出来。


从第一眼看到他,就想,如果能跟他上床一次,这辈子应该没什么遗憾了,现在人就在边上。


想要吧,心里的声音越来越大,终于还是冲出了喉管,“去我家吧,酒吧不适合你。”


一头的汗,洪少秋恨不得扇自己一个耳光,暗地里祈祷他没听到。


没有看他,双手交叉,右手大拇指在左手虎口处画圈,“好”


低沉悦耳,静如止水的一个字,阴暗嘈杂的马路,格格不入。


雨,终于落了下了。大滴的雨点落在玻璃窗上,漾开,除了正前方,周围一片模糊。



一路沉默,到了国安局宿舍。二室二厅,位置比较偏,庆幸没遇到单位的同事。


谭宗明慢条斯理的解开西装扣子,洪少秋上前,一手接住袖口,帮他脱了下来,随手挂在门边的衣帽架上。


不知道说什么,请坐什么的客气话显得太蠢,往沙发上一指,转身进了厨房。


从酒柜里翻出一瓶Whisky,拿了两只高脚杯,又从冰箱里取出冰块桶,没心思找夹冰的镊子,用勺子加了半杯冰块。


出来时,发现谭宗明站在落地窗前,手放在腰间,衬衫压在黑色的西裤里,腰线不明显,臀部微翘,长腿很正经的站立着。


雨越下越大,室内光线昏暗。衬衣的质地很好,淡蓝的颜色在窗帘摇曳出的光影交错中,更加鲜明。



洪少秋倒好酒,拿了过来。


没接,只是看着,波浪不惊的表情不见了,嘴角微微上翘,“你,很好。”声音低沉平淡,像是在评价某种适用工具,终于有了起伏。细长的桃花眼,里面有别样的情绪在荡漾。


立马就疯了,欲望在血液里张牙舞爪,洪少秋把酒杯放在一边的,一把揪住他的领带,按在窗上,狠狠的吻他柔软的唇。


评论(6)
热度(41)

© 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