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靳东亲妈粉,人森目标,推倒东宝,宠爱东宝。

好久没来,搜JD水仙看到辣眼睛的生物,居然抗议下还喷粪,再见,果然还是不适合这里

口是心非(30)

三十


感觉有点闷,开了窗户,看着花圃里的挂满鲜红浆果的冬珊瑚发呆。风微微的吹着,夹带着泥土和植物的新鲜气息。


济南的冬天是不一样的,干燥,没有风,天很高,很蓝,暖暖的阳光照着,路上的行人总给人一种倦怠感。很多时候以为忘记了,原来并没有。


时间过的真快,好像昨天才发生的事,转眼已经变成了陈旧的回忆,笼着一层灰蒙蒙的色彩。


谭宗明坐在偏厅里逗了一会吉吉,过了一会,接了个电话,眉头皱了起来,把小狗往地上一放,表情严肃的穿过正厅往二楼走去。


推开门的时候,看到靳东站在窗口一动不动的,没有任何反应,雕塑一般。走过去在身后站了一会,还跟刚进门一个样。


阳光照...

我为什么写谭东

1,因为我只爱靳东

2,因为谭宗明是酱油,可发挥的空间大

3,因为我没看到爱的距离也没看箭在弦上,只看了部分CUT,所以没法写这两,毕竟无数人的白月光,手动再见

4,明楼这么完美的角色没敢写,怕被挂

5,东东自认性格分裂,内心有无数比利,各取所需

6,我是肤浅的颜狗只会舔颜

7,我是个语言贫乏者,叙事能力为0

8,我只想宠我东,希望他享尽天下宠爱

9,因为喜欢,高兴,爱

10,挂我也无所谓,我脸皮厚

团子(4)

一个叫靳东的团子精的故事

脑洞来源少年东和同学合照

不接受抗议,单纯萌少年东东,

不想直接写少年东东,团子只是个载体

不喜勿点。

 @艾农小微  一小段,别嫌弃啊,我都差点忘记前情提要了,哈哈


谭宗明站在一棵开的热闹的绛桃下,单手插在西裤口袋里,静静的望着远处。


红红火火一大片艳丽的花云下,白色的毛衣,身体修长,英俊立体的脸,站姿优雅得体,人比花美。


十几分钟后,驯马师牵着一匹还没成年的马驹走了过来,团子穿着一整套做工精致的骑马服,小心谨慎的坐在马背上,带着手套的手紧紧的拉着马缰,脸上一层细密的汗珠,白皙的皮肤带着运动过后的潮红。...

口是心非(29)

二十九


吃完早餐,两人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屏幕上东方快车谋杀案刚开始,海边,松岛菜菜子演的教师正跟一个高个子腿有点瘸的绅士说话,“走吧,到时间了!”


刘妈端了新鲜的水果上来,顺便将早餐残余收拾走了。


谭宗明看他换的家居服,看样子是不打算出去了,“一楼的茶室收拾好了,以后你可以在那接待朋友。”


靳东喜欢喝茶,尽管泡茶的技术不怎么娴熟,要的不过是亲手泡制的那点情调。


皱着眉剥荔枝,汁水横流,粘在手上很不舒服,懒懒的应了一声,“嗯。”


还没入口,被谭宗明眼明嘴快的叼了去。


“你……”刚要抗议,嘴被堵住了,推过来一物。刚空运过来的新鲜物,皮上还带着深...

四肢纤细白嫩无体毛的素颜东宝

运动BOY


口是心非(28)

二十八

典型的家庭聚餐。

三个旅途劳累的人胃口都不太好。谭妈妈吃了几块火鸡,坚持认为少了某种香料。问是什么,又说不上来。

沉默间想到了关于火鸡的一个生僻的冷笑话,于是慢条斯理的讲了出来,配上靳东恰到好处的表情,令其他人笑的不可收拾。

谭宗明食欲不错,吃了几块美味的烤火鸡,他并不觉得美国香料有什么不可或缺的,又吃了几块三文鱼。

慢慢的,其他人陆续告别上楼休息去了,餐桌前剩谭宗明一个人,倒了杯酒精含量低的果酒,一饮而尽,总算安全过关。

第二天早上吃早餐的时候,餐厅里母子俩面面相觑。

谭妈妈,“小靳呢?”

谭宗明捏了捏鼻子,有点尴尬,“太累了,还没醒。”

谭妈妈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口是心非(27)

二十七


往年的圣诞节谭宗明都是飞到美国陪父母过的,今年不一样,靳东很忙,好不容易抽出两天的时间。


虽然还不到5点,别墅上下都是热腾腾的圣诞前夕的气氛,老太太和老先生都是基督徒,虽然不是很虔诚的那种,连礼拜都很少做。以往他们在国内的时候,圣诞节是谭府最热闹的节日。


圣诞树早早的摆了出来,花园草地也都仔细的收拾过了,别墅上下看上去一片灯光闪闪,喜气洋洋的。


管家带着人在门口迎接,老太太和老先生的车一到,忙上前去开门。


老太太长的慈眉善目,一口吴侬软语的普通话,“宗明呢?”


管家接过老太太的大衣,“先生去机场接靳先生了,飞机晚点,怕是跟你们错过了。”


老...

不知道写什么文好了,谁想看什么呢?

© 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