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靳东亲妈粉,人森目标,推倒东宝,宠爱东宝。

团子(4)

一个叫靳东的团子精的故事

脑洞来源少年东和同学合照

不接受抗议,单纯萌少年东东,

不想直接写少年东东,团子只是个载体

不喜勿点。

 @艾农小微  一小段,别嫌弃啊,我都差点忘记前情提要了,哈哈



谭宗明站在一棵开的热闹的绛桃下,单手插在西裤口袋里,静静的望着远处。


红红火火一大片艳丽的花云下,白色的毛衣,身体修长,英俊立体的脸,站姿优雅得体,人比花美。


十几分钟后,驯马师牵着一匹还没成年的马驹走了过来,团子穿着一整套做工精致的骑马服,小心谨慎的坐在马背上,带着手套的手紧紧的拉着马缰,脸上一层细密的汗珠,白皙的皮肤带着运动过后的潮红。


自从带着他出远门游玩了几次,他现在已经没那么粘谭宗明了,胆子大了许多。


谭宗明朝驯马师点了点头,迎了上去,温柔的问,“还玩吗?”


摇了摇头,朝他张开了手臂。


搂住了柔软的腰,抱了下来,一股熟悉的奶香混合着淡淡的汗味,扑在脸上,谭宗明忍不住搂紧了,鼻子在团子光裸的颈项上蹭了蹭,深吸了一口气。薄薄的皮肤下,血动脉一跳一跳的。



路过别墅后面用来停车的空地时,看到了安迪,白衣黑裙,十分干练瘦削的美丽女性。


谭宗明握着团子的手紧了紧,到了跟前,两人相视一笑。


“欢迎回国。”指了指身边满脸好奇的少年。“靳东。”


安迪朝团子招了招手,“你好,我叫安迪。”


跟别人不一样,既不握手,更不拥抱。团子不喜欢别人靠近谭宗明,所以团子很喜欢她,冲她抿着嘴笑。


“我想换辆车,这辆车太小了,新认识了几个姐妹,坐不下。”不等谭宗明回答,利落准确的把保时捷钥匙抛了过去,“就那辆吧。”


谭宗明无奈的叹了口气,“那车我才开了两回。”



到了客厅,谭宗明叫了声阿秀。


一个看上去气质温婉的30岁左右的女性应声下了楼。她是新请的保姆,专门照顾团子的。


“带靳少爷去洗澡换身衣服,准备吃饭了。”


自从那天后,谭宗明就再也没给他换过衣服,洗澡也是分开的了。


团子垫着脚尖,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在唇上胡乱亲了一口,转身咚咚咚的上楼去了。


安迪挑了挑眉,“哇哦。”


谭宗明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虚,朝沙发那边做了个请的动作。


两人坐下后,安迪一脸八卦,“你没什么要解释的吗?”


“什么?你弟弟的事吗?老严已经调查的差不多了。”一本正经的装傻充愣。


安迪鄙夷道,“你怕啥,难道我会告你猥亵高中生么?”


“还没到那程度。”立马紧张起来,转头朝四周看,“很明显吗?”



过了半个小时,团子换了一身舒适宽松的衣服下来了,半干的头发柔顺的趴在额头和脸颊上,五官好看的不行,大眼睛,高而挺窄的鼻子,嘴唇薄而色鲜,皮肤白而细腻,有着骨瓷一样的光泽。


先是习惯性的往谭宗明怀里钻,半路突然想到什么,规规矩矩的滑了下去,在边上小心的坐好,吐了吐舌头,“忘记了。”


有外人的时候不能太亲昵,总是记不住。


评论(12)
热度(66)

© 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