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靳东亲妈粉,人森目标,推倒东宝,宠爱东宝。

口是心非(29)

二十九



吃完早餐,两人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屏幕上东方快车谋杀案刚开始,海边,松岛菜菜子演的教师正跟一个高个子腿有点瘸的绅士说话,“走吧,到时间了!”


刘妈端了新鲜的水果上来,顺便将早餐残余收拾走了。


谭宗明看他换的家居服,看样子是不打算出去了,“一楼的茶室收拾好了,以后你可以在那接待朋友。”


靳东喜欢喝茶,尽管泡茶的技术不怎么娴熟,要的不过是亲手泡制的那点情调。


皱着眉剥荔枝,汁水横流,粘在手上很不舒服,懒懒的应了一声,“嗯。”


还没入口,被谭宗明眼明嘴快的叼了去。


“你……”刚要抗议,嘴被堵住了,推过来一物。刚空运过来的新鲜物,皮上还带着深夜的露水。增城挂绿,清甜中带着淡香。


拿纸巾慢条斯理的擦白皙的手指,骨架很好看,匀称的薄肉覆在上面,小指很长,指甲修的很短,不适合做这事。取了一串连枝带叶的扔到谭宗明怀里,用意很明确。


谭宗明把核小心的吐在圈着的手眼里,美好的事物都是有瑕疵的,譬如这挂绿,口感清脆,甜而不腻,却长着偏大的核。


又比如靳东,除了对回忆有着近乎偏执的保护,他身上的所有特质,都是他缺少的,也是他所钟爱的。


人不该追求完美,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心安理得的美丽,也许某些瑕疵,也成了某种不可或缺的存在。


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拿脚蹭他的大腿,声音里浓的化不开的慵意,“快点。”


谭宗明剥壳的技术明显要高几个档次,手上干干净净的,被投喂的人很不甘心,故意咬着了手指。


自然的接住了吐掉的核,眯着眼睛淡淡的笑,“看样子还挺精神啊。”


手指往柔软的腰腹上一摸,立马老实了。



荔枝吃多了上火,而且也快到晌午了,谭宗明剥了两串就开始消极怠工起来。


手机响的时候,大侦探正在盘问侯爵夫人。


窗外太阳出来了,阴霾被驱散,阳光薄薄地照着,情人般含情脉脉。


谭宗明看他拿着手机要起身的样子,伸手按住了手腕,盯着他的眼睛,似乎想要说什么。


靳东歪着头,疑惑的看着他,嘴唇染上了一层透明的汁液,唇色新鲜而湿润。


叹了叹气,凑近了捏住下巴,用力的亲了一口,甜甜的。“就在这接吧,我去看看爸妈回来了没。”


站起来,走出了卧室,小心的关上了门,背影说不出的寂寥落寞。


靳东轻轻的咬了咬下嘴唇,平时习惯了的手机自带的响铃突然间觉得格外的刺耳。


拿了遥控器,把电视声音调小。


按下接听键,走到窗前,是表妹湘湘。  


“哥哥,你现在在哪啊?”女孩很高兴,电话那头甜甜的笑。


“上海,大家都好吗?”


“都好,姑妈和姑父也挺好的,你不用担心,过年你回济南吗?”


靳东沉默了一会,有点恍惚,“现在还不知道,等安排好了打给你。”


“我哥的孩子快出生了,等你回来说不定赶的上满月酒。”女孩继续高兴的嚷嚷。


“嗯。”


最后快挂电话的时候,又飞快的加了句。“我很好,叫大家别担心。”


阳光慢慢的变的热烈起来,地面聚集起来的温度扑在脸上,有点烫。


济南,很多回忆的地方,发生的故事,神秘又冗长。


评论(6)
热度(64)

© 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