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靳东亲妈粉,人森目标,推倒东宝,宠爱东宝。

口是心非(27)

二十七



往年的圣诞节谭宗明都是飞到美国陪父母过的,今年不一样,靳东很忙,好不容易抽出两天的时间。


虽然还不到5点,别墅上下都是热腾腾的圣诞前夕的气氛,老太太和老先生都是基督徒,虽然不是很虔诚的那种,连礼拜都很少做。以往他们在国内的时候,圣诞节是谭府最热闹的节日。


圣诞树早早的摆了出来,花园草地也都仔细的收拾过了,别墅上下看上去一片灯光闪闪,喜气洋洋的。


管家带着人在门口迎接,老太太和老先生的车一到,忙上前去开门。


老太太长的慈眉善目,一口吴侬软语的普通话,“宗明呢?”


管家接过老太太的大衣,“先生去机场接靳先生了,飞机晚点,怕是跟你们错过了。”


老太太暧昧的笑,“还挺恩爱的啊,臭小子从没到机场接过我们,每次都打发阿木去。”


转头对谭老先生说,“我也喜欢靳东啊,长的好看,上次还一起看过他的电影,叫什么来着?”


老先生从进门就一直笑呵呵的,“秋雨,演唱戏的,四郎探母。”



谭宗明在车里等了一个小时,靳东才和高平从VIP通道不紧不慢的走出来,他很少走VIP,怕粉丝见不到他会伤心。


蓝格子的围巾,黑色修身大衣,戴着墨镜,看不清表情。


侧身过去把副驾驶的门打开,两人正在告别,高平远远的朝谭宗明摇了摇手,坐上工作室的车先行离开了。


嘴角抿着笑,慢悠悠的走过来,上了车,“怎么想到开奥迪了,不像你的风格啊。”


谭宗明挨近了,帮他系安全带,顺带着在嘴上亲了一口,“这你就不懂了,这叫低调着奢华。”


吓的往四周看了一圈,“你……疯了,这是机场。”



丑媳妇总得见公婆的,穿过闹市区,离别墅越近,靳东就越紧张,嘴角抿的死死的,长长的眼睫毛一颤一颤的。


谭宗明看不下去了,刚好进了私人区域,周围没人,在路旁停了车,抓过他的手,从指间轻轻的嵌了进去。


虽然车里温暖如春,他的手却冰的厉害,谭宗明另一只手覆上去,细心的揉搓起来,“我爸妈不吃人,他们早就不管我了,你要相信自己,没人会不喜欢你的。”


忍不住扑哧一声乐了“我又不是RMB。”



到了别墅,谭宗明先下车,绕过去握住手,把人拉下车。“别紧张,有我呢。”


一路被动前行,管家照例带着人在门口迎接。“靳先生回来了啊。”


是啊,回来了。


僵着的手指,终于忍不住回握了过去,相视一笑。



走进客厅,沙发上两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转过头来,笑意盈盈,一个儒雅贵气,一个和蔼可亲,眉眼都跟谭宗明很像。


拉到跟前,“爸,妈,他就是靳东。”


靳东有些惊慌,握着谭宗明的手不自觉的用了力,“叔叔好,阿姨好。”


谭妈妈一直笑眯眯的,没有丝毫不适,端庄大方的很,拍了拍沙发,“小靳啊,快坐下,路上辛苦了吧。”


转头冲门口喊了句,“刘妈,帮我把箱子里的礼物拿过来。”远处应了一声,哎。


小心翼翼的在旁边坐了下去,突然想起手还被握着,抖了一下,想将手抽出来,却没有成功。


谭宗明靠在椅背上,在背后细细的打量,玉雕一样立体的侧面,又密又长的睫毛下面漆黑的眼睛发出明亮的光芒。感觉自己爱他到了无法逾越的尽头,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


而且这份爱,从来没想过要回避过谁。


谭妈妈还在跟他拉家常,“小靳啊,阿姨可喜欢看你的戏拉。宗明有什么对你不好的,你跟阿姨说,阿姨绝对站你这边。”


谭爸爸继续看着手里的报纸,偶尔耳尖动一动,然后会心一笑。


谭宗明不乐意了,拉长了音调,“妈……”


刘妈端了个盘子过来,上面是蓝丝绒的一个小盒子。


老太太接过盒子,打开了给靳东看,里面是一对灰色底座的六角形水晶袖扣,看上去有些岁月了,只是保存的很好。


古董的东西,意义大于价值。


“这是我父亲留下来的。”老太太长叹了口气,像是回想起旧日的时光。从这样的旧事物,可以想象,当初的主人应该是个在穿着上很讲究的人,也许是某个声名显赫的人物,更或者是某个写进教科书般的存在。


老太太抓住靳东的手,小心的把盒子放在他手心,“以后,这个就交给你了,连宗明我都没舍得给。”


“这个不太好吧,太贵重了。”立马惶恐起来,求助的看着谭宗明。


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妈给你的,就拿着吧。”


很远的江岸在放烟花,落地门窗都是关的,听不到声音,只能看到燃烧在天际的五彩缤纷的颜色,怒放的,热烈的,暖暖的。


咬了咬下嘴唇,有点窘迫,“谢谢阿姨,圣诞快乐,不好意思,我没准备礼物。”


老太太一脸狡黠,“知道你忙,如果你改口叫妈,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薄薄的耳垂染上了一层嫣红,声音稍微有点抖,“妈。”


评论(23)
热度(80)

© 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