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靳东亲妈粉,人森目标,推倒东宝,宠爱东宝。

【球谭】空(3)

其实我也不知道写这篇有什么意思

当我发神经吧

大约是我谭失恋后一夜情的故事,我球巨冤


不小心撞倒了酒杯,空气里充满了威士忌特有的香气。


领带扯了,扣子解了,从客厅到卧室,一路纠缠。洪少秋所有的经验都派不上用场,只是凭着本能去做。


好像徒然转了性,冰冷的漂亮外壳被打的粉碎,身体变的不可思议的敏感。呼吸急促,颈间胸前异香氤氲,龙诞香隐去,好像又变成了某种柑桔类的清甜新鲜香气。


到了床上,衬衣已敞开,西裤的拉链到了正中,路出黑色的一抹。


洪少秋想起身上脏兮兮的全是汗,放开手跳了起来。


谭宗明半躺着,轻轻喘着气,眼睛本来是闭着的,突然睁开,在昏暗的自然光线下,隐隐闪着淡淡的红光。


懒懒的往后一躺,手指缠住被单的一角,慢慢的绞着玩,声音哑哑的,“你不想啊……”


听不出是什么意思,像是在问他,又像是在怪他。眉梢眼角,有种活的,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媚态,不属于他。


洪少秋冲进浴室,胡乱冲洗了两下。


赤裸着回到卧室,他还保持着那个姿势。洪少秋闭了闭眼睛,血液喷张了上来。


第一次碰到这样完美的情人,随便他怎么折腾,配合他的每一个动作,身体又敏感的可怕。


洪少秋刚开始怕弄痛他,极其小心温柔,却发现他好像根本不在意,但若要说习惯了,下面偏又紧的要命。


香气丝丝缕缕,缭绕不绝,身上的肌肤格外的柔软,引人入深,想要更多。洪少秋终于失去了掌控自己的能力,身体的每一个地方都随心所欲的叫嚣着,汗如雨下。


窗外,倾盆大雨,一阵阵压了下来,急促的雨点,是无根的水。


洪少秋在欲望中逐渐沉沦。


谭宗明在疼痛中逐渐清醒。


心里好像有一个钉子深深的刺了进去,一下下更加深入,痛,随着血脉一浪浪的传到各个地方,又引起新一波痉挛。


痛着,起码不是空的。



洪少秋醒来时,天已经黑了,人不在床上,客厅也没有,一只酒杯放倒着,地毯上一摊污渍,威士忌的气味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没有电话,人消失了。


去公司的大厦找,保安禁止他进入,除非拿出搜查令。


偶尔报纸上,电视上看到那人的身影,儒雅,贵气,举手投足,颠倒众生,吹灰不费,不再是空荡荡的花瓶。


别说别人,连洪少秋自己都很难相信,那样一个男人,曾经在自己身下呻吟求欢。


发疯似的搜集谭宗明的一切资料,寻找一切办法试图接近。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无功,有些人不想让你找到你永远找不到。


永无休止的折腾着,洪少秋觉得累,心里有个洞,越来越大,越来越空虚。想寻找他在宿舍留下的痕迹,却发现什么都没留下,连一杯酒都没碰过,只在床上有过春风一度。


什么也没留下。


洪少秋倒了一杯威士忌,一口气喝光,看着空荡荡的酒杯,喃喃自语,“空了。”



ZHE END    

评论(6)
热度(39)

© 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