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靳东亲妈粉,人森目标,推倒东宝,宠爱东宝。

【球谭】空(1)

一个被谭总喝水虐带的脑洞





洪少秋骑着小电驴路过闹市的时候,第一次见到了谭宗明。


快到五月的一个闷热的星期天,天空阴云密布,眼看就要下雨了。 


洪少秋打算回家,难得一个没有任务的周末。在新世界广场附近的十字路口等红绿灯的时候,发现了行驶在拥挤路面的红色法拉利。


车很引人注目,车主更打眼,一个漂亮的中年男性,皮肤细腻,骨瓷一样的白,眉目如画,头发浓密,一丝不苟的向上梳着,几缕白发夹杂在里面,别样的性感。


简直就是花瓶--这是洪少秋对他的第一印象,没有插花的花瓶,精致,美貌。只是空荡荡的,就像搬家后的空屋,某些至关重要的东西,某些有用或者有意义的家具已经全部搬离。


心脏砰砰跳的厉害,绿灯亮的时候,鬼使神差的就跟了上去。


在进大厦的时候,被保安拦了一下,洪少秋不耐烦的掏出证件,“执行公务。”


谭宗明在前面不紧不慢的走着,姿势优雅,一只手插在西裤口袋里,另一只手握着一瓶长脖子的高档矿泉水,臀部的摇摆幅度很小,整个人漾出一种使人不敢轻易接近的凛然氛围。



谭宗明在自己办公桌前转了身,挑了挑眉,看着尾随进自己办公室的男人,眼睛如一潭清水,波澜不惊。


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眼睛黑白分明,留着小平头,生的英俊,却又没有任何视觉上的侵略感,只是笑的有点傻,使整个人的气质变的平凡。


室内的冷气开的很足,洪少秋看了一眼桌上的金色铭牌,“董事长谭宗明”,衬衣后背湿透了,第一次利用职务之便进行私人跟踪,居然是跟踪一个男人,还是一个上流社会的顶级男人,完全不是一个阶层。


汗湿的手从裤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你好,我是国安局侦查处的高级侦查员洪少秋。”


谭宗明眼里依然纯净安和,只是点了点头,把名片接了,既没问他什么事,也似乎对此并不大惊小怪。


两人距离不到十厘米,鼻腔能呼吸到淡淡的香气,龙诞香、檀香与香根草混合的沁人心碑的诱人气息,洪少秋长吸了一口,觉得浑身轻松,仿佛刚喝了一大杯冰啤酒,非常畅快。



谭宗明稍稍仰头,把水瓶里的最后一口水喝掉,随手放在桌上。


洪少秋盯着他优美的颈部曲线,咽了咽口水,深吸了一口气,“有时间能请你喝杯酒吗?”


从旁边绕了过去,在舒适的靠背椅上坐了下来,腿松松的搭着,露出一小节白生生的小腿来。往洪少秋这边看了一眼,恍如没有焦点,又像是什么都懂。



洪少秋讪讪的摸了摸鼻子,“空了,我帮你扔了吧。”拿过矿泉水瓶,往门口走去。


“空了。”谭宗明抬头看着雕花的天花板,眉头微微皱起。


洪少秋手放在门把上,这是他第一次听到他开口说话,语气淡淡的,听不到任何感情。


评论(6)
热度(54)

© 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