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靳东亲妈粉,人森目标,推倒东宝,宠爱东宝。

【谭东】团子(2)

继续OOC


一个叫靳东的团子精的故事




没有合适少年穿的衣服,谭宗明只好拿自己的给他穿上,宽大的白色衬衣到了团子的膝盖,倒也别有一番情趣。


懒,几步路都不肯走,垫着脚尖勾着谭宗明的脖子,不肯松开。


只好拦腰抱起,少年身材纤细,轻飘飘的。


到了餐厅,在团子惯常坐的椅子上放了下来。


管家只是惊讶的眨了眨眼睛,立马恢复了正常的表情。


谭宗明有很多问题想问,对面前的食物心不在焉。团子咕咚咕咚的喝着热牛奶,嫣红的唇上染上了一层白。


等到团子终于把蛋糕和苹果吃完,谭宗明拿起一块餐巾,小心的把他唇边的食物残炙擦拭干净。无视桌底下晃悠悠的白生生的一双小腿,决定先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你从哪里来的?”


“你还会变回去吗?”


“你多大了?”


团子瞪大眼睛看着他,半响,从椅子上滑了下去,爬上了谭宗明的大腿,蜷成一团,脸埋在颈窝处,很微弱的叫了一声。“累”


呼吸像羽毛一样在皮肤上轻轻的刮着。


累什么呢?吃蛋糕喝牛奶滚来滚去,累吗?


谭宗明叹了口气,抱着他站了起来,上楼的时候他闭着眼睛,已经开始犯困了,进了卧室,放床上,转身换睡衣的功夫,少年不见了,宽大的衬衣里鼓起一个包。


把团子从衣服里抱出来,已经睡着了,小心翼翼放进被窝。


看了看时间,过了大约一个小时。



变身的时间一天天变长,谭宗明开始教团子学东西,手把手的教他写字,教他打网球,教他弹钢琴。


还是懒,但是以不学就没有抱抱了威胁,效果还是不错的,只是仍不大爱说话。


吩咐管家按照少年的身材定制了整一个衣柜的衣服,团子很喜欢,在卧室里乱七八糟的试穿了给谭宗明看。


哭笑不得的看着歪歪扭扭的纽扣,忍不住走上前把团子自己穿的一件件剥了去,又选了一套自己喜欢的,整整齐齐的给他穿好了。



谭宗明很少出差,很少不等于0。


上海的冬天又湿又冷,碰上下雨的天气,点水滴冻,特别是后半夜,寒气往骨头里钻。


谭宗明回到别墅,刚进门,团子就冲了过来,用力勾住脖子,软糯的嗓音,委屈的很。“宗明,你去哪了?”


“我身上冷,别感冒了。”轻轻的把挂身上的少年摘了下去,脱掉外套,管家接了过去。


等身上暖和了,小心翼翼的拦腰抱起。“怎么还没睡啊?”


少年身体柔软纤细,只是比离开前重了些许。  


厚毛外套里只穿了件衬衣,手一伸,衣服就吊起来。  


很不小心摸到了光滑的腰腹,跟柔软的团子毛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他的身体柔软又纤细,真不知道怎么变出来的,从没在谭宗明面前变身过。


谭宗明偶尔会思考柔韧身体和团子体型之间的联系。


评论(8)
热度(69)

© 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