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靳东亲妈粉,人森目标,推倒东宝,宠爱东宝。

口是心非(26)

二十六





宴会结束,谭宗明宣布送一件生日礼物给靳东,神神秘秘,也没说是什么。随后管家带进来一个律师,黑黑瘦瘦的东南亚人,说着奇怪口音的英文,手里拿着文件包,到了谭宗明面前掏出两份文件给他。


谭宗明刷刷刷的签了一部分字,递给了靳东。


马来西亚文和英文各一份,前者完全不认识,后者口语还行,一大堆专有名词也看不懂,稀里糊涂的在谭宗明的指引下签了好几页。


“这是卖身契,以后你就是我的马来西亚奴隶了。”谭宗明凑近了说悄悄话,嘴角勾着一抹恶作剧的坏笑。


靳东瞪了他一眼,“我第一次知道马来西亚是奴隶社会。”


律师过来握手,宣布谭宗明先生名下位于南中国海以南的私人岛屿琴枫岛成功转赠给靳东先生。


“你可以改名,趁律师在这,这个名字没什么特别的意义。”谭宗明好心建议。


靳东生平第一次收到这么贵重的礼物,满脸错愕,字已经签了,说什么也没用了,有些帐不适合在这里算。


管家递过来一叠资料,关于琴枫岛的。


翻了翻手中的影像资料,风光很好,靳东尽量保持语气平静,“南中国海以南,就叫加南岛吧。”


“迦南?”谭宗明挑了挑眉。


迦南被圣经称作“应许之地”,也被基督教神学看作是天国的象征。


“增加的加,跟以色列人无关。”靳东眨了眨眼,耐心的解释,“不是基督徒,还是不要重名的好。”


“你是主人,你说了算。”谭宗明一脸谄媚的握住他右手行了个吻手礼。




以旅途劳累为由,早早的上楼休息去了。


等到谭宗明送完最后一名客人,天气阴沉了下来,窗外淅淅沥沥的下起来小雨。


卧室里很安静,靳东一动不动的躺着,仿佛呼吸都静止了。


谭宗明小心翼翼的上了床,关了灯,在黑暗中俯身过去亲了一口,小声的说了声“晚安”。眼睛突然睁开了,两人挨的极近,漆黑发亮的眼睛在这样近距离的对视里有了些慌乱。


不知所措的转过脸去。


谭宗明揉了揉他柔软的头毛,轻声问道,“我吵醒你了吗?”


“你该说一声的。”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声音闷闷的。


“礼物的事吗?”谭宗明心领神会,原来在这别扭了,“不是要结婚了吗?我的不都是你的?”


好像很有道理,竟然无言以对。在谭宗明以为可以宣告胜利的时候,耳边突然炸了句。


“你以前有过女朋友吗?”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谭宗明从床头柜的烟盒里抽了根烟点上,脑子里已经一团乱麻,这个真的无法计算了。


吁了口烟,冷静了下来,决定老实交代,“很多,但都是逢场作戏,你知道的,我只喜欢男人。”


突然活跃起来,趴过来,手伸到谭宗明的睡衣下揪他肚子上的软肉玩,轻笑,“原来安迪小姐没骗我啊。”


“只是玩玩,又没上床,你不也一样吗?”嘴巴管不住了,心里暗自庆幸没扯谎。


见他像多动症儿童一样停不下来了,想起白天浴池里他那张在欲望中挣扎的明媚的脸,心里起了别的念头。


一把捉住捣乱的手,反身压了过去。既然休息好了,就做点别的事情吧。


窗外的小雨逐渐变成中雨,最后变成倾盆大雨,一阵阵压下来。


谭宗明在黑暗中咬着他的唇,所有的喘息声都被雨声所掩盖。


“等雨季结束,我们去加南度假吧。”谭宗明微微停顿,望着他漆黑的眼眸。


“嗯。”主动的回吻了上来,在熟悉的口腔里柔软纠缠。


雨点急促的拍打在落地窗上。谭宗明小心翼翼的进入他的身体,脑子里莫名闪过一个念头。“犹太人越过约旦河,进入迦南地,流着奶与蜜的应许之地,主赐给亚伯拉罕与他的子孙。”


“你就是我的迦南美地。”


(百度了下,那个岛位置冬天应该是在雨季,不太好玩,过了3月就好了,如果百度有误,不能怪我,反正是我瞎掰的。


想改个名字,当初取这个标题是想着有侯,然后各种三角恋的,后面不想带侯玩了,变成纯甜文了,标题不合适了,大家觉得改成什么比较好??)

评论(16)
热度(82)

© 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