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靳东亲妈粉,人森目标,推倒东宝,宠爱东宝。

口是心非(25)

二十五



谭宗明想到晚上还有紧要的事,没敢闹他太久,点到为止。


两人收拾干净,穿上浴袍走出浴室,已经有人等在卧房门口了。


管家一脸正经的行了个绅士礼,走了进来,“先生,定制的礼服已经送到了。”


刘妈和一脸通红的小保姆跟在后面,一人拿着一套颜色一样,样式和大小有点区别的西服。


谭宗明很少正儿八经的穿整套正装,除了某些重要的场合,比如今晚。


距离很远,但畅通无阻,卧房和浴室的门光明正大的敞开着,有人脸比小保姆更红了。


谭宗明后腰上的软肉被用力掐了一把,立马会意,“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你们下去吧。”


有个太贴心的管家看来也不见得是件好事。


互相帮忙换好礼服,系好领结,扣上袖口,感觉还是缺了点什么,谭宗明想了想,从衣柜的抽屉里翻出两个蓝丝绒的盒子,打开里面是两块一模一样的江诗丹顿的定制腕表。


招呼靳东过去,拿出一块给他戴上。


“这是生日礼物吗?”抿着嘴笑,自然而然的拿起另一块表给谭宗明戴上,忽然想起带回来的礼物还没给他。


谭宗明一脸神秘莫测,“我会送这么没创意的生日礼物吗?”这只是开胃菜,大餐还在后头呢。


等管家通知宾客到齐了,两人才下了楼。


老严近来愈发的心宽体胖,夫人刚生了个大胖小子,更是满脸喜悦,正在跟旁边的安迪眉飞色舞的说这什么。转头看看到谭宗明,一脸惊讶。“真想不到啊……你们两居然……”


跟在后面,有点窘迫,都不是他认识的人。


谭宗明特意停了下脚步,靠了过去,一一介绍来宾,别的都只介绍了名字,只有一个红头发的西方人,两人一本正经的用荷兰语聊的一会。


大约40岁的荷兰人,叫罗宾,很久以前谭宗明在国外念书的时候认识的,现在在国内做中国和荷兰的进出口贸易。一大串的鬼佬语一个字都听不懂,幸好罗宾伸手过来跟靳东打招呼的时候用的英语,稍微拘谨的回了几句。


介绍完来宾,又跟大家介绍寿星,因为有外籍人士,所以用的英语,一长串正儿八经的美式英语里,迷迷糊糊中听到了一个词……partner


宴会还没开始,大家各自找熟络的人聊天。谭宗明拉着靳东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坐了下来,挑了挑眉,“你不问我们刚才聊了些什么吗?”


靳东眨了眨眼,猜肯定跟自己有关,端起桌上的果汁喝了一口,“说来听听。”


谭宗明抓过他的左手放在手心摩挲,慢条斯理的说,“罗宾听说我们要结婚,说要帮我们联系教堂,还有提供度蜜月的别墅。”


轻轻的咬了咬嘴唇,有点惊讶,“这么急吗?”


谭宗明凑过来,假装跟他耳语,飞快的在耳后吻了一下,“是啊,怕你被别人抢走了。”


敏感的皮肤,被充满肉欲的嘴唇一擦,立马点着了,火一样的烧了起来。




“老大,恭喜啊,功德圆满。”安迪拿着酒杯走了过来,看着两人神色不对,“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啊,靳先生,我很喜欢看你的剧哦。”


“谢谢。”没有比这夸奖更让人心旷神怡的了,靳东拿起果汁杯,做了个干杯的动作,“抱歉,我不能喝酒。”


安迪一脸了然,“我知道,不喝酒是好的,免得让某些坏人占了便宜去,对吧?”说着冲着谭宗明眨了眨眼。


满脸尴尬,你是来拆台的吧,谭宗明瞪了瞪她,“你喝多了。”


安迪假装没看到,走到沙发后面,搂着谭宗明的脖子,一脸遗憾,“可惜坏人从良了,你不知道你动坏心眼的时候多迷人。”又小声耳语,我帮你试试你家那位。


靳东先是一脸的不在状况,看到后面的亲密耳语,脸上就不自在了,一脸认真的问,“安迪小姐,你需要醒酒汤吗?”


想到爱着的人心里也在意自己,谭宗明扑哧一声乐了,把安迪的手推开,“别来捣乱,我夫人不乐意了,哎呀”


靳东不动声色的喝着果汁,桌下用力踢了谭宗明一脚。


评论(8)
热度(85)

© 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