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靳东亲妈粉,人森目标,推倒东宝,宠爱东宝。

口是心非(24)

二十四


一小段污。捂脸。



两人回到卧室,行礼已经被私人助理拿了上来。


松开了手,把行李箱放倒,打开,里面是包装精美的礼品盒,正要拿出来,谭宗明从后面抱了过来,楼着腰,两只手轻轻把人抱的直起身来。


靳东皱起眉刚要开口,感觉有人贴在颈侧亲了一下,紧接着又是一下,他抿了抿嘴唇没有出声,侧过头整个耳朵都烧起来了。


“你...别这样。”声音细不可闻。


“怎么样了?”


“路上……太脏了。”


有轻微的洁癖,尽管在外人看来仍是干干净净,衣冠楚楚,自己却觉得满身尘土,邋遢的不得了。


“挺香的啊。”谭宗明忍着笑,轻轻的剥掉碍事的长风衣,扔在沙发上,里面是深蓝色V领薄衫,里头衬着同款的格子衬衣。手顺着上衣下摆摸了进去,在柔软的腰窝处摩挲。


谭宗明很有耐心,一边轻咬他的嘴唇一边低声问:“要去洗澡吗?”


他刚想点头,又觉察到话里别有用心,犹豫间被谭宗明侵入口腔吮吸起来。


谭宗明在等待他的期间喝了几杯桑布加,利口酒的辛辣味夹杂着茴香的香气,让靳东头脑发晕,里面无数稀奇古怪的念头在到处蔓延。


在一起这么久,所有的肌肤接触早已变得随意,即使是床上亲密的时刻。只是往往因为工作的缘故,劳燕分飞,每分隔一段时间,再次相聚,又会有种陌生和无所适从。这次分开的时间最久,他可以习惯成自然的握住谭宗明的手,心理上又仿佛彼此生分了一样,感觉失去了控制。


两人跌跌撞撞的穿过卧房,进了浴室,跌进了浴池。一路上都是凌乱的衣物,纠缠在一起。


水是热的,蒸汽氤氲上来,满屋的薄荷浴盐的香气。


看着他眼底的迷茫,感觉又回到了影视城,一次次的等待追求,在山穷水尽的绝望时又给了他希望。


谭宗明亲吻着他颈下光裸的皮肤,温柔而慎重,“我们结婚吧,去荷兰,好吗?”手指从柔软的腰后慢慢划过,到了某处轻轻揉捏抚弄。


靳东感觉自己的意识在一点一点丧失,整个人仿佛置身于极乐世界,全身酥软,半闭着眼,靠在谭宗明肩上,被水汽熏的,面似桃花。


随着动作越来越重,终于忍不住收紧环着谭宗明脖子的双手,绷紧了脖子喘息,眼角渐渐泛出泪水。心里仿佛回到了那充满荒唐和绝望的第一次,不能遗忘的伤害和痛苦,已经被这无微不至的爱与呵护所掩盖。


“谭宗明。”他轻微的叫了一声,犹犹豫豫,又说了个字,“好。”


谭宗明忍的很辛苦,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轻轻的把他压在浴池的边上,伸过头去吻他的唇,低声哄他。“别怕……放松……”


压抑着欲望,小心而缓慢的进入他的身体,熏热又温柔的气息喷在他耳边,“你痛……我也会痛”


他处于一种欲望释放后的放松状态,转眼被缓缓深入体内的充实物刺激的说不出话来,喉咙里只有克制不住的细微的呻吟。等到紧接而来的巨大快感,攫取大脑的所有思维之前,所有熟悉的感觉都回来了,不安和羞涩消失的无影无踪。


有一点他从不怀疑,谭宗明是真心爱他的。


评论(22)
热度(94)

© 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