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靳东亲妈粉,人森目标,推倒东宝,宠爱东宝。

口是心非(21)

二十一




仿佛通了电,一股酥麻从脚底腾起,直冲脑门。谭宗明感到自己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这辈子算是栽到他手里了。不过是禁欲了不到一个月,身体却像是被禁锢了很久,闸门一打开欲望就像洪水泛滥开来。


在接踵而来的刺激中,手撞到了一起,手指一根根镶嵌了进去。


我们……就这样……在一起吧!



两个人洗了第二遍澡出来,他很小心地找了个安全的位置睡下去。


“宝贝”谭宗明在背后叫他。


“东东”


“靳东”


“嗯”总算有了回应。


“吻技这么差怎么拍吻戏啊?”


“好好的……亲人家女孩子不好吧……可以……借位。”


“不敬业。”吁了一口烟圈,心里暗爽,嘴里却忍不住逗他。


“感情是真的就行了,演戏不一定要全部追求真实,有些也没法求真,譬如受伤,死亡……”事关本职,话音认真起来。


“你到底多大了?”


头在枕上小幅度的动了下,表示拒绝回答。


“你今年18岁吧。”忍着笑,夹烟的手在抖。


“你才18呢”


轻轻的从后面搂住,心里一动,想起当初他完全没有经验,在耳边吻了下,“难道…… 你本来也是喜欢男人?”


干脆把脸埋在枕头上,声音断断续续,“其实……也不晓得…… 有什么不同,没有…… 比较过。不打算……跟人家……结婚……上床……不好吧。”


“原来上床要结婚的啊。”谭宗明笑的花枝乱颤,烟灰撒了下来,把床单烫了个洞。突然又表情严肃起来,把烟放在旁边的烟灰缸里,“那请你嫁给我好不好?”


“噌”一下,坐了起来,不满的拿脚踹他,“滚”


“不愿意嫁,那娶我也行啊。”谭宗明抓住脚踝,一脸哀怨。“上床了,你总得给我个名份吧?”


他惊讶,脸立刻就红了,磕磕巴巴的,“说……说什么呢,当初……”脸转眼变的发白。


这就叫自毁长城,谭宗明心想。


紧紧盯着他,小心翼翼的靠了过去,眼里是蜜一样浓的化不开的温柔。


没有再踹,谭宗明用手臂环住了他的腰肢,在颈侧挨着,“对不起。”


假若没有那着了魔的第一次,我们会彼此错过吗?


“我不恨你……当时……都崩塌了……其实也没想象的那么……痛着……至少不是空的……”



 


天渐渐亮了起来,风吹开窗帘的一角,阳光漏了进来。


在侧脸上吻了一口,放开了手,让他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躺着。


折腾了一夜,睡意席卷而来。



(如果我说我快忘记前面的剧情设定了,有人会打我吗?不敢往回看,后面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的了,晕死,还是一小段。33岁的处男设定会奇葩吗?我身边有个哦,优质帅哥,34了还是处男,也是部队后院长大,老爸是副厅级军官,家教很严。最近老在相亲,眼光太高了也是不好啊,望天)

每次更文都这么少,你们还愿意看,谢谢。这文就当结局了吧!反正开头没开好。结局也算是HE了。

评论(25)
热度(93)
  1. 小鱼儿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转载了此文字

© 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