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靳东亲妈粉,人森目标,推倒东宝,宠爱东宝。

口是心非(19)

十九

【只是小说(姑且脸大这么说吧),想污我东宝而已,除了我东我谭,还有侯,别的都不存在。本文目前我东33岁。其他都是虚构。】



分开一段时间,别人的好你会放大了来看。


轻轻靠在沙发背上,头抬起,望向虚空的眼神突然变得温柔,像是想起什么,脸上淡淡的笑,暖的,甜的,毫不避讳,如释重负。 


侧面极美,跟性别无关。


侯鸿亮感觉自己喉咙好像被什么堵住了,呼吸极为困难。努力张口,声音沙哑,好像漏气的风箱,“现在公司才刚稳定,不能缺了你,你要走也可以,等过两年,你也知道,他很快就能独当一面了。”


没有说名字,但是两人都知道说的是谁。出道没多久,却是来势汹汹。经纪人很会做人,表面上亲密友善,背后捅刀子的事没少做,每次都是侯鸿亮出来安抚,新人,多体谅。


“我累了。”一语双关,右手食指和中指揉了揉眉心,语气平淡毫无温度可言。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以前只是觉得,是侯鸿亮的人,所以没关系,他本身也不看重这个。等跳出了这个关系看,突然觉得无比的厌烦。


侯鸿亮几乎是仓皇逃离的,他被自己脑子里的一个念头吓坏了,怎么当初自己就没想过要跟他试一试,又立马纠正自己,我不过当他是弟弟罢了。



在最后一刻,还是选择了飞回上海。有些事,正主自己做出的选择更重要。


现在他只能等,等一个答案,是不是想要的,只能听天由命了,他不是他谭宗明能掌控的。


万幸谭宗明的运气一向很好。



“我……到上海了。”鼻音很重,好像刚睡醒。


谭宗明攥紧了手中的手机, 声音有些抖,“在哪,什么时候到的。”


“昨天。”好像是稍微清醒了些,“我饿了。”


“是在酒店吗?”谭宗明伸手按住左边突突跳动的太阳穴,温柔的问道。


那头低低的笑了,报了酒店名和房间号。



给别墅里当班的厨师打了个电话,吩咐了几句,站起来,取了外套就往外走。


安迪正好走了过来,满脸诧异,“老大,会议马上要开始了,你去哪啊?”


“你做主吧。”谭宗明满面春风,扔下一句话就走了。


窗外和风暖阳,正是秋高气爽的好天气,也正是大闸蟹最肥美的季节。



靳东没穿袜子,光脚踩在地毯上,蓝色格子衬衣外套了件黑色的卫衣,戴着黑框的眼镜,碎刘海随意的搭着,看起来格外的清爽。


俗话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二十多天没见,这得多少个春秋了啊。


“挺快的啊。”笑着用手推了推他。


谭宗明回过神来,进了门,“厨师做的,不知道你吃不吃的惯。”


师傅是苏州人,做的一手淮扬菜,蟹粉狮子头,香菇菜心,凤凰豆腐,还有几只肥的流油的清蒸大闸蟹。


酒店没有厨房,谭宗明只好把餐具放在客厅的茶几上,很矮,两人并排坐在地毯上。


虽然是白天,厚厚的窗帘布挡住了大部分的天光,仿佛隔断了外面的世界。


房间里有点暗,但是氛围很好,谭宗明也懒的去找灯座开关。找出烟要点燃时,突然想到一点,“吃螃蟹腿的时候小心点。”


话音刚落,旁边停了下来,小声的抽气声,凑过去看,果然还是扎到了。


眼睛黑亮,嘴唇半开着,上面起了一点细小的血珠,想用手帮他抹掉,挨近了,唇舌却不由自主的抢先覆了上去。


评论(22)
热度(89)
  1. 小鱼儿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转载了此文字

© 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