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靳东亲妈粉,人森目标,推倒东宝,宠爱东宝。

口是心非(17)

十七



磨磨蹭蹭的一直不舍得走,好容易等到他下戏中途休息,靳东满脸惊讶,“还在啊。”


穿着剪裁合体的黑色西装,头发刺拉拉的,额前飘着几搓错落有致的刘海,显得非常年轻英俊。刚做的造型,一股浓郁的专业发型剂的香味。


总归还是要告别下,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谭宗明一言不发的捏住手腕,找了个没人的角落,从后面紧紧地抱着,好一会都只有心跳和呼吸声。


“你什么时候杀青?”谭宗明顺着耳廓慢慢吻了下去。


耳边又酥又麻,使劲偏头去躲却躲不开,只好不管他,“大约还有20天。”看了看表,突然又急了,往后踹了一下。每个人都有奇奇怪怪的习惯,比如有的人会害怕西瓜咬自己的手,有的人睡觉必须闻着毛巾才能入睡,有的人开车一听音乐就会追尾。靳东很害怕迟到,约定好的时间,1个小时前就开始坐立不安,半个小时前,就开始担心迟到,去外地参加活动总担心会赶不上飞机,事实证明,大部分时间飞机都是在延误,而不是提前,看过心理医生也没用。


“真赶不……”


剩下的话被堵在了嘴里,口腔酥麻的让人战栗,熟悉的节奏和烟味,探求和接纳。一瞬间,焦躁不安的情绪消失殆尽。


喘息声连成一片,他仰着颈项,绷着的线条优美而性感,眼神迷乱,突然想起来,“完了有半个月的假期,我……去上海……”犹犹豫豫,后面的话还是没说完整。


谭宗明最终还是赶上了飞机,生平第一次感谢航班延误。


想了一路,他是谭宗明风月生涯追的最辛苦的一个,平常大多数都是勾勾手指就迫不及待的爬上了他的床。不了解他的人觉得他清高自傲,靠近了才发现,他不过是背着重重躯壳的蜗牛,外壳坚硬,内心却非常的柔软单纯。他自己构架了个非常干净富有的精神世界,自得其乐,非常可爱。像一颗小卫星,在自己既定的轨道周而复始的运转,自成体系。对他来说,自己要围绕的地球重要,还是陪伴自己的莱卡狗更重要,这个问题,只能交给时间去解决了。


回到上海,已经是下午5点了,私人助理接了机,从机场直接去了公司。


接了助理电话,安迪早就在办公室等着了。看到谭宗明风尘仆仆的推门进来,笑嘻嘻的迎了上去,接过谭宗明脱下的外套,顺手挂在旁边的衣帽架上。


两人面对面在沙发上坐下,“搞定了?”安迪满脸八卦。


谭宗明满脸疲惫,但是眉梢眼角都带着笑意,细长的桃花眼显得格外风骚,故作轻松的嗯了一声,随后又补充了一句,“他很好。”


私人助理送进了咖啡茶点,转身出去,带上了门。谭宗明端着久违的浓咖啡喝了一大口,“股票处理的怎么样了?”


“清仓了,估计明天新闻就会出来。”安迪笑道,明天不知道多少人要亏的血本无归。


“你说都那么大岁数了,怎么就想到要包养小三了,还是个男的。”安迪摇着头,不解。恒达的董事长董辉和夫人两人互相扶持白手起家,房地产是暴利的行业,两人赚的盆满钵盈。做到这么大规模,谁都以为两人要白头到老了,没想到闹出这事来。


“居然被正牌夫人捉奸在床,说起来,那人还跟你家那位有很大的关系。”


“哦。”谭宗明好奇的看了她一眼,“说来听听。”


“一个公司的,听说最近侯鸿亮在重点培养他,有两部重要的戏男一都给了他,外界传言你家那位呆不久了。”安迪嬉笑到,“干脆你给他开个娱乐公司专捧他得了,干嘛在别人屋檐下,仰人鼻息。”


“这事闹出来,那人还能混的下去?”谭宗明冷笑道。


“董辉牺牲了部分股份给了夫人,两人签了合同,不把那人扯进来,也算是真爱了。现在两人股份差不多,明天开董事会要争权夺位,就看其他股东怎么站位了。”


安迪交代了些其他的事,就下班回家了。


天光一点一点暗了下去,霓虹灯一盏一盏亮了起来,谭宗明看着落地窗外光怪陆离的世界,突然有种倦怠感。心里一动,拿起手机播了个号码,那是偷偷从小唐那要的。


“喂,你好,我是靳东。”手机里传来熟悉的声音,低沉悦耳。


谭宗明靠窗站着,没动,手指间的烟火一明一暗。


“是谭……?”犹豫着说。


“嗯。”谭宗明听到自己的鼻息声。“我想听听你的声音。”


评论(28)
热度(104)
  1. 小鱼儿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转载了此文字
  2. 小鱼儿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转载了此文字

© 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