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靳东亲妈粉,人森目标,推倒东宝,宠爱东宝。

口是心非(16)

十六





第二天,谭宗明起床的时候他还没醒,小心翼翼的起身,换衣服,梳洗,做好早点,摆好碗筷。


进了卧室,那位蒙着头,还在睡。怕他呼吸不好,轻轻的拍了拍被子隆起的部分。


“嗯”被子小心翼翼的掀开一个角,钻出一颗毛茸茸的头,自然卷的头发无拘无束,到处自由放飞着,“很晚了吗?”一边揉眼睛,一边看右手腕。


谭宗明忍着笑,上前揉了揉柔软的头毛,转身过去把窗户打开,又拉开了一部分窗帘,阳光透进来。他觉得刺眼,用手挡在眼上,还是受不了,又钻回了被窝,等到闹铃响了,才又揉着眼探出来,像冬眠的浣熊,又像卖萌的幼年滚滚。谭宗明看的心里暖暖的,走过来,捧着脸,吧唧一声在脸上亲了一大口。不等他反应过来就转身离开了。


洗衣房送回来的衣服已经被谭宗明放在了被子边上,怕他当着自己面换衣服不自在,点了支烟去了阳台。两个星期假期已到,总得给安迪一个交代,不然她告自己虐待员工,剥削剩余价值怎么办。


“最近怎么样?公司没事吧?”谭宗明心情很好,声音充满了笑意。


“好个P,我累的都快住院了,恒达董事会人事有变动,你快点回来吧。”安迪已经无力嘲讽他什么了。


掐好时间点进去,卖萌的胖达精已经梳洗打扮好了,黑色的长风衣,显得整个人非常修长俊美,“你几点的飞机?”


“早的很,11点半的,先吃早饭吧,完了我开车送你。”谭宗明放下手机,想起个事。“等我走了,把车留给你,总有用的着的地方。”


“这么远,当初怎么想到开车过来的?”满脸诧异。


“早饭快凉了。”谭宗明笑了笑,手环上了他的肩,两人往厨房走去。如果告诉他自己是下班的路上突发奇想,直接上了高速直奔这边来的,只怕他会当自己是疯子吧。


两个人都没什么胃口,谭宗明吃了一块三明治,喝了一杯鲜榨果汁就饱了,


靳东吃了几口白粥,用勺子搅着玩,熬得稀烂的白粥被搅的一团糟,别的东西嫌油腻,几乎没动过。


谭宗明发现他很不老实,像多动症的大龄儿童,在椅子上扭来扭去的,露出的一截白生生的小腿一晃一晃的。


一把捉住纤细的脚踝,靠了过去。


面前盯着他的眼睛,满是问号。


“昨晚……”谭宗明故意顿了顿,眼前的脸立马晕上了一层红。


谭宗明自认技巧很好,向来自负,觉得如果在床上不能让对方爽到,简直是件伤自尊的事。


把他手上的碗勺取走,放一边,靠的更近了,脸上带着略显轻佻的笑,在耳边耳语着什么。


干脆扭过头去拒绝回答,连耳垂都沾染上了胭脂的颜色。


聊不下去了,那就做点什么吧。谭宗明站起来,俯下身去,一只手捏住下颌,一只手捧住后脑勺,吻了上去,没有防备,很轻易就撬开了唇齿,轻轻吮吸着,湿润又温暖,还有些许白粥淡淡的清香。


好死不死,门铃突然响了,他很容易受惊,牙一颤,把谭宗明的舌尖咬了。


他看着谭宗明吐舌头,有点窘迫,“痛吗?出血了没。”


谭宗明摇了摇头。


小助理进门的时候打了个寒颤,总感觉那个威严的男人用一种可怕的眼光看着他。很识相的除了搬运东西,什么也没说。


谭宗明把他们送到了拍摄地,时间还早,两人在化妆室等别的工作人员。


“你赶的及吗?”靳东在时间上总有莫名的害怕,总担心赶不上飞机之类。


“嗯,实在不行改签就是了。”


“小唐好像很怕我啊。”谭宗明看到门口犹豫不决要进还是不进的小助理小声笑道。半个月的时间,让他对这个小助理有了一定的了解,好像挺善良,嘴也挺严的。


“有吗?”反应迟钝的人看了看两人,“他昨天还说你对我很好啊。”


“哦,那你怎么回的。”谭宗明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我说是啊。”对着镜子捋了捋头毛,回答的光明正大。


我会对你更好的,比这要好的多的多,谭宗明心里说道。


评论(34)
热度(120)
  1. 小鱼儿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转载了此文字

© 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