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靳东亲妈粉,人森目标,推倒东宝,宠爱东宝。

口是心非(14)

十四

(人是趋利避害的动物,有老谭在身边,不会做噩梦,嗯,老谭有安眠香的疗效,这个人设好。)




谭宗明从冰箱里取出剩下的几块布丁用保鲜盒打包好,又放了回去,无视一旁的馋猫欲求不满的眼神,“晚上吃多了积食,你可以带去剧组当早餐和零食。”


想了想,又说,“还可以睡几个小时,快去刷牙睡觉吧。”


做了个很甜的梦,天上不停的掉奶油布丁,各种形状的都有,很开心的收集起来,就是舍不得吃。


两人在闹钟响的几分钟前醒了过来。


“牙口不错。”谭宗明看着带着牙印和口水的手指,这绝对是报复。


“这不能怪我,刚准备吃,结果没了,什么都没了。”比他还委屈大了,起身捡起被自己踢到床下的被子,假装没注意到自己跟他抢被子的事实。


小助理抱着一整套阿尼玛的西装在走廊等着,有点忐忑不安,不知道昨晚那个男人走了没!结果门一打开,眼前一个高大冷峻的男人穿着完全不合气质的滚滚睡衣,正是脑海里的那个人。


“进来吧,他在刷牙。”谭宗明朝他笑了笑,在他身后关了门,“把你电话号码告诉我。”


小助理很紧张,飞快的报了个数字,怕他没记清,又重复了一遍。


谭宗明的衣服送去干洗了,还没拿回来,没准备跟他们一起去。取了保鲜盒出来交给助理,不放心的叮嘱了几句。


为节省时间,‌靳东直接在酒店换的剧服,等下跟助理直接去外景拍摄地。


谭宗明洗漱完,走出浴室,小助理已经拿着行李先下楼了。


衣服已经换好,袖扣自己动手不大好弄,谭宗明一声不响的走近了,接过方形的蓝水晶袖扣,低头细心的穿过袖洞,扣上底座。


“谢谢”


“中午不要吃剧组的东西,我给你做好吃的。”


“好”


“拍戏的时候小心。”


“好”


不对劲,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愣了一秒,两人都心神领会的傻笑起来。



一个人有点无聊,打开电视看了会财经新闻。看了看手机,朋友圈还是很热闹,微信消息一直没停过。这个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有内幕消息的也就那几个。


“浦东新区有块地要拆迁,不知道恒达能不能拿下,你盯紧点。”      


“好的老大,你现在是只羡鸳鸯不羡仙了吧。”安迪奚落道。


“羡个P,我现在柳下惠着呢。”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10点半的时候,开始动手做饭,从冰箱里翻出盒装鳕鱼,几颗樱桃番茄,一颗柠檬,还有一些做甜点的材料。鱼用月桂叶,欧芹,迷迭香和橄榄油渍着,番茄用刀切成两半,柠檬切三分之一片备用。


谁也无法想象这个在上海呼风唤雨的金融大鳄,居然窝在酒店的小厨房里做这些完全无法匹配他身价的琐碎的事情。


我愿意,谭宗明坐在地板上,一遍抽烟一边观察烤箱里甜点的颜色变化。


谭宗明开着一辆外表更风骚的红色法拉利到达片场的时候,已经十二点了,剧组正在拍摄一组男女主角重逢的戏。


容貌俏丽的短发女主尖叫着扑到男主怀里,两人说了些什么,女主突然放声大哭起来,男主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俯下身去轻声安慰着什么。


“呸,小男女谈情说爱的把戏。”谭宗明嘴上酸溜溜的,心里却不得不感叹,俊男美女,真他妈的养眼。


评论(22)
热度(94)
  1. 小鱼儿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转载了此文字

© 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