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靳东亲妈粉,人森目标,推倒东宝,宠爱东宝。

口是心非(13)

还是重发一遍,这是我心里的东东,如果不合你意,是我的错,不好意思,请屏蔽我吧,谢谢!


本身文就是虚构的,较真的我也没办法了。




口是心非(13)

十三




睡衣有点小,谭宗明哭笑不得的看着胸口卖萌的滚滚头像,这还真是那位的风格,突然想到那位贴身穿过,又觉得别样的欢喜起来。


只开着台灯,睡衣主人毫不知情的坐在床边的书桌前,拿着剧本和资料做着明天的案头工作。挺直瘦削的背影,透着一股认真和倔强。


没敢打扰他,进厨房泡了两杯红茶,用骨瓷的茶具盛着。蹑手蹑脚的走过来,放了一杯在他前面,怕他不小心碰着,故意放的远远的。


“谢谢,”抬头看了他一眼,眼角有了笑意,有点顽皮,“我只有这种。”指睡衣,他自己的是长颈鹿图案。


没见过比他更好看的男人,眉目如画。


谭宗明喉结动了动,决定不跟小孩一般见识,端着红茶绕到床的另一边,用空闲的右手打开床头灯,找了个位置放下茶杯。


不想太早睡,从抽屉里找到一本九宫格和一只铅笔,上了床。


靳东的英文口语和听力还行,跟外国人交流也没问题,就是书写有点吃力。


皱着眉头擦掉拼写错误的单词,认认真真的填上正确答案。偶尔抬眼看看左边,那样一个让人无法抗拒的男人,此刻就在自己身边。突然有了一种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味道,虽然矫情,但是愿意。


填完了九宫格,看了看时间,心里盘算着什么。点了一支烟,从床头柜上拿了一本小说,随意的翻着。


靳东收拾好桌面,关上台灯准备睡觉的时候,发现他睡着了。


斜倚在靠枕上,被子松松的盖住了一部分身体,小说掉到了地上,右手夹着一支烟,在空中慢慢燃烧,积了一定长度的灰烬,眼看就要掉下来。


取过床头的烟灰缸,小心的接住掉下的烟灰,怕烫到他,轻轻的从他指间拿走只剩下一小节的烟,刚想摁灭了,突然又觉得有点可惜,鬼使神差的放进嘴里吸了两口。


男人突然醒了过来,四目相对。


手忙脚乱的把烟捻到烟灰缸里,脸上浮起一层薄晕,耳垂也跟着红了起来。


谭宗明嗤笑了一声,空气里有了一丝情色的味道,想调侃他一句,又怕他脸皮薄挂不住。


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神秘兮兮的直起身来,下了床穿上拖鞋,不松不紧的握住了白皙手腕,把人往厨房里带。


在谭宗明的示意下,坐到了餐桌前,乖乖的闭上了眼睛。


睁开眼睛时,发现前面多了一块意式奶油布丁,骨瓷的碟盘装着,让人食指大动。


“你还会变戏法啊。”眉眼弯弯,唇边笑意如涟漪。


谭宗明看了看表,已经凌晨1点了,但还是有点不自信,“可能时间不够,你尝尝看怎么样。”


一小块布丁,吃了好一会,一小口一小口。


“惊为天人。”不伦不类的描叙,剩了最后一小勺没舍得吃,像对心爱的宝贝一样,小心翼翼的送到谭 宗明嘴边。


“我不爱吃甜食。”谭宗明不等他的手缩回去,飞快的在近在咫尺的白生生的手腕上轻轻的咬了一口,我更想吃你。


评论(21)
热度(86)

© 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