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靳东亲妈粉,人森目标,推倒东宝,宠爱东宝。

口是心非(12)

十二




浴缸中放满了热水,加了青橄榄味的浴盐,湿毛巾搭在头上,闭着眼睛,渐渐有了睡意,赌气般不想太早出去。


关火,把做好的奶油布丁装杯,用保鲜膜密密的封口放进冰箱冷藏格,上冻需要的时间很久。谭宗明是肉食动物,没打算跟小孩子抢甜食,取出一盒培根,简单粗暴的用黄油煎的肉香四溢,又倒了一杯红酒,一个人坐在厨房的小餐桌前风卷残云般吃起来。


这是他喝过的最廉价的葡萄酒,但是他根本不介意,哼着歌把厨房收拾干净,有人按门铃。


诧异的看了看表,9点半了。


打开门,是一位瘦高的小伙子,看上去有点腼腆。


“我找靳东……靳……先生,我是他的助理。”小伙子看着开门的又高又壮的陌生男人,吓的说话都磕巴了。谭宗明身上有种天然的贵气,微笑时,让人觉得富有教养平易近人,面无表情的时候,全身释放出上位者不怒自威的强大气场。


“进来吧,他在洗澡。”决定不再吓唬这个可怜的孩子,谭宗明笑了笑。


小助理是来送明天的行程安排表的,规规矩矩的坐在会客椅上,眼神不敢乱瞟,死死的盯着脚尖。


谭宗明正想跟他开个玩笑,突然想到里面那位已经呆了大半个小时了,而且可怕的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怕他有事,门拍的山响,就差砸门了,声音急了,“靳东,别睡,会着凉的。”


一会,里面传来东西掉地的声音,像是某种受惊的动物,慌乱之下把周围的东西搅的一团糟。


又过了一会,门开了,湿漉漉的脑袋先探出来,声音低哑,又慵懒性感,“好吵啊。”


嘴唇被湿热的蒸汽熏的像胭脂一般红,刘海滴着水珠,覆在前额上,眼神懵懂,像刚睡醒。


摇了摇头,谭宗明一副被打败的表情,伸手揉了揉头毛,“怎么不把头发擦干,小心感冒。”


顺手把靳东脖子上挂的干毛巾取下来,开始帮他擦头发,动作温柔而有力。


“我倒是想啊,我怕酒店投诉我蓄意破坏。”知道他是担心自己,突然有种莫名的感动,语气不知不觉有了撒娇的味道。


两人站在浴室门口,在外人看来说不出的亲昵。小助理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人,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毛巾吸水性能挺不错,谭宗明拿着毛巾看着被自己揉的乱七八糟的头毛很满意,“哦,对了,你助理找你。”


当事人吓的跳起来,“老板,我什么都没看到。”


靳东用手指当梳子捋了捋头发莫名其妙的看着他,“没看到什么?”



(撞见老板和别的男人亲密互动,会有被炒鱿鱼的危险吗?在线等,很急,注老板是男人)


助理大致交代了下行程安排,放下行程表,像受惊的兔子一样逃走了。


明天一天的外景拍摄,早上6点就得出门。谭宗明看了看桌上的表格,大致记了下时间和地点。


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自己的干净睡衣裤,塞给谭宗明,“你什么时候走?”


“我不走了,我要缠你一辈子。”谭宗明决定把耍赖进行到底,没等他反应过来,快速闪进浴室,啪的关上了门。


评论(17)
热度(90)

© 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