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靳东亲妈粉,人森目标,推倒东宝,宠爱东宝。

口是心非(7)

一起发了吧,没有了

虽然各种ooc但是我爱东东的心天地可鉴啊

也爱我家总攻老谭23333


 


侯鸿亮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谭宗明将那人塞进一辆外形风骚的蓝色美洲豹的副座,俯身过去,体贴的给他系好安全带,两人看起来仿佛融为了一体。


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太阳快出来了。


虽然是夏天,但被凉凉的晨风吹着,还是挺冷的,再加上身边那个人看上去比旁人冷上两个季节,只穿了单薄的睡衣。


谭宗明上了驾驶座,开足了暖气。没有急着发动,掏出一支烟点燃,吸了一口,他现在极度疲惫,昨晚两人都没吃东西,饿了一晚上,又折腾了一晚上,向来养尊处优的他,哪经过这般劳累。


很安静,周围很安静,人也很安静,静静的靠着座椅,昏暗的天光下,侧脸轮廓俊美无比,谭宗明感觉心跳加速,那张昨晚亲吻过无数次的嘴唇,有些淡淡的透亮。



一切都是值得的,这么想着,谭宗明用手往后脑勺捋了捋头发,大脑已经完全清醒。


“你住哪”边倒车边问。


靳东没有看他,说了个地址。


一路无话,明明昨天晚上做了最亲密的人做的事,两个人却像隔了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到了楼下,解开安全带,没有急着下车,“以后不要再见面了。”依然没看他,眼睛看着前方,好像是在说给自己听。“昨天发生的大家都忘了吧,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


谭宗明解开安全带,凑过去,手指捏住他的下颌,不声不响的吻了上去,凉凉的,没有反应,于是又吻了一下。


靳东不敢相信的盯着他,被他的不要脸震惊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伸手推开他,胡乱的用手背擦了下嘴唇,脸涨的通红,突然打开车门,摇摇晃晃的走了下去。


谭宗明怕把他逼急了,不敢下去送他,只是开了车窗,息了火,看着他的背影一点点消失。




他吻了他,跟昨晚不同,昨晚是麻木的,没有知觉的,他躺在床上,很困惑,最初的震惊散去之后,奇怪的感觉占据了所有的思维,重合的部分很软,带着香烟的味道。




谭宗明趴在方向盘上睡了一觉。10点钟的时候被安迪的电话吵醒了,问怎么不去上班,谭宗明没告诉她实情,只推说身体不舒服便掐了电话。


身体是不舒服,浑身骨头都痛的要命,肚子还饿的咕咕叫。


小区算是高档小区,配置应有尽有,找了一家装修精致酒店,叫了一桌早餐,狼吞虎咽的间隙,让服务员每样还打包了一份。


小春目瞪口呆的看着一个高大英俊仪表堂堂的男人把大堆看上去包装精美的早点摆在自己眼前,她是物业管理公司负责管理这栋楼的。


“这位小美女,能帮我把早餐送给你们楼里的靳东靳先生吗?我不知道他住哪套房间。”谭宗明本想自己亲自送上去,但想想,那位现在已经如惊弓之鸟般了,一定不会给他开门,便放弃了。


小春面对大帅哥迷人的微笑,哪里说的出不字,再说,靳东更是个帅哥大明星,偶尔碰到,只有远远观望流口水的份,能有个接触他的借口,正好求之不得。小姑娘得意的笑了“行,包在我身上,我现在就送上去。”


评论(24)
热度(85)

© 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