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靳东亲妈粉,人森目标,推倒东宝,宠爱东宝。

口是心非(6)


谭宗明做了简单的清洁,又从衣柜里拿出干净的睡衣裤给他换上。在洗手间快速的冲洗了一番,人清醒了大半。


没敢睡,谭宗明知道自己做的事很混蛋,靠在床头,一支接一支的抽着烟,抽到第五支的时候,房间里烟雾缭绕,像是火灾现场,赶紧掐灭了,下床去,打开窗户通风。


床上的人还在睡着,偶尔发出一句痛苦的呓语。


感觉有些不对劲,谭宗明过去摸了摸额头,好像在发烧,原本红润的脸颊颜色更深了,嘴唇有点干燥。想也没想就掏出手机,给家庭医生小凌打电话。


被吵醒的人不乐意了“大半夜的您没事吧?什么?你强奸了个男人?第一次发烧也是正常啊,要我过来吗?”


谭宗明被他的絮絮叨叨吵的头大,不耐烦的报了地址,顺便又嘱咐了句低调的来,不要吵到别人,便掐了电话。


抬手看了看表,已经两点了。


小凌到的时候,还是惊动了侯鸿亮,他是主人,自有人向他报告。


检查时,侯鸿亮站在一旁,脸色很难看,直到小凌说,没什么大事,吃点退烧药,休息下就好了。


“谭总借一步说话”侯鸿亮做了个请的动作。


谭宗明心虚的没拒绝,两人走了出去,去了隔壁的书房,分主客坐下来。


侯鸿亮完全没想到谭宗明冲动之下会闹成这个样子,他以为只是给他一个接触的机会。为了一部最多一亿的电视剧投资,他还不至于把靳东送上别的男人的床,太廉价了。然而一切已经发生,身为一个商人,及时止损才是他需要考虑的。


“谭总的合作计划考虑清楚了吗?”侯鸿亮强忍着想要宰了他的冲动,从抽屉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合约书,咬牙切齿的问道。


谭宗明一言不发的接过来,从笔筒里拿出一支签字笔,看也不看,就一页页的签着自己的名字,龙飞凤舞,很是好看。


“谭总签完就回去吧,不想开车的话,我派人送送您。”侯鸿亮等不及的想送客。


停下了手中的笔,一副破罐子乱摔的表情,“我想看看他,等他醒了再走。”


两人僵持了半响,侯鸿亮终于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好”


回到客房,靳东已经醒了,脸色好点了,小凌正扶着他给他喂水。


小凌是个活泼的年轻医生,嘴里噼里啪啦的说着一些俏皮话逗他开心,但是效果明显很差。


“我要回家”声音低哑,没有任何情绪。像是对谭宗明说的,又像是对侯鸿亮说的。


侯鸿亮脸色煞白,坐到床边“你要回哪去?这也是你的家啊,好好休息别想多了。”


小凌自觉的让到一边,谭宗明跟他换了个位置,伸出手,摸了摸额头,烧已经退了。“跟我一起走吗?”


靳东用鼻音嗯了一声,像是答应了他,又像是拒绝了他,“我要回家。”说完挣扎着下床。


侯鸿亮伸出手去,想要搀扶,靳东转过头来瞪着他,眼神冰冷,放佛在说“离我远点。”


谭宗明看着侯鸿亮尴尬缩回了的手,厚着脸皮上前抱住靳东,“我送你。”


没有意料之中的拒绝,怀里的身体僵硬了几秒,过了一会便松松的依在他身上,像是一只撒娇的波斯猫,头埋在他颈窝处,看不见表情,答了一个字“好”


他没有被出卖,他是自愿的,至少他希望给侯鸿亮看到的是这样的。


评论(17)
热度(85)

© 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