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靳东亲妈粉,人森目标,推倒东宝,宠爱东宝。

口是心非(1-2)

谭宗明X靳东

OOC 靳东单身

不知道会更多少,少量侯靳




      靳东出生那天,正好是冬至。生着一副温润英俊的相貌,讲话慢吞吞的,字正腔圆,仿佛不想怠慢了从嘴里出来的每一个字。大部分时间不想讲话的时候,只消抿着嘴冲对方微微一笑,对方便觉得自己说到点子上了。所有人都想不到,这样一个温润可亲的人,小时候居然也劣迹斑斑。


他比侯鸿亮小两岁,都是部队后院长大的。侯鸿亮的父亲后来转业去做传媒,慢慢的做到了高层,侯16岁就跑去当摄影师,助理导演,不到两年就已经混的有模有样。


很依赖侯鸿亮,男孩子总喜欢跟比自己大的玩,小时候跟在他屁股后面抓虫捉鸟,偷瓜摸狗,吓唬女孩子,所有调皮孩子干过的他们都干过。


侯鸿亮走了2年,回来的时候,靳东已经变成1米8的大高个了,只是瘦,细细长长的。


“跟我去拍戏吧”侯鸿亮意气风发,刚当上制片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发小,那个长得比电影明星还好看的男孩子。


“好”靳东想也没想就答应了,眼睛亮亮的,仿佛水晶,纯净剔透,没有丝毫杂质。


时间一晃就是十多年,侯鸿亮从一个小制片,变成了著名制片人,业界大腕,靳东也从名不见经传的小配角,变成了著名演员,侯鸿亮旗下的顶梁柱。




“晚上有空吗?一起吃个饭,谭宗明要来。”自从几年前从体制内独立出来,侯鸿亮一直忙于各种大佬的应酬,但叫上靳东,这是第一次。


靳东除了拍戏,就是旅游,公司的事很少参与, 虽然名义上,他也是公司的股东之一。


“就是那个动动眉毛,就能让无数企业倒闭的谭宗明?”靳东夸张的抬了抬眉,换了个手拿电话。


靳东虽然不喜欢应酬陌生人,但是自小教养极佳,再加上身边侯鸿亮这种体制内出身的人各种耳濡目染,修炼出极佳的面子功夫,即便是再乏味的对象,他也能随时轻车熟路地做出认真聆听的姿态,给对方很舒适的发挥空间。


“是,新戏准备找他投资,小雪第一次担纲总导演,很多投资人没信心。”


“好,小雪的第一次,必须得支持。”


       靳东在服饰搭配这门学问上造诣不深,这并非因为缺乏天分,更不是出于懒惰,问题的根源在于他觉得这不重要,所以在采购服饰的时候,以舒服至上,看中了便各种颜色来上一打。


   私服最常见的便是白T黑裤。所幸的是他毕竟是个明星,身旁总有一两个聪明的助理,所以必要时也能光鲜亮丽的出门见人。


然而,助理在休假,靳东随意的穿了件白T黑裤,套了件灰色的风衣就出门了。


老谭和侯鸿亮进门的时候,靳东正低着头,慢慢的翻手底下的一本书,等到大家都入座了,才抬起头看了他左手边的老谭一眼!动作利落的合上书页,放进身后的背包里。


老谭有点恍惚,


他看上去大约30多岁,脸上皮肤白皙光滑细腻,只有在微笑的时候,眼角会露出细细的纹路来。身体高而瘦削,穿着白T,风衣随意的搭在背靠上。可能因为被大长腿占据的缘故,上半身显短,紧身白T勾勒出的胸型很好看,手臂肌肉结实线条也很优美。如果手边有速写本的话,老谭很愿意为他画上一副。


“您好,我叫靳东。”恰到好处的一字笑,暖暖的,让对方感到舒服,又不至于讨好。


老谭握住眼前纤细白皙的手,没有松开,手有点冰,但触感很好,细滑冰凉的皮肉让老谭想到了某种蜕皮的无脚生物。


“谭宗明。”老谭不动声色的用力捏了捏靳东的手心,便撒了手。


“久仰久仰,我们公司没有一个人不知道谭老板您的。”靳东顿了顿,略带歉意的说,我的手有点凉。


英俊且富有魅力,拥有一只完全可以当做整容范本的端庄性感的鼻子,安静,说话很慢,吃东西也很慢。教养极好,有轻微的洁癖和挑剔,偶尔跟侯鸿亮分享个笨拙幼稚的笑话,便捂住嘴克制的低哑的笑起来。


这是一顿晚餐下来,老谭对身边的这位男子的感受,他并不反感,相反,他很喜欢靳东,好像在很久以前,也认识这样一个人。


晚上睡觉前,老谭忽然想起靳东看的那本书,一晃而过的书名,仿佛是斯普特尼克恋人。


评论(9)
热度(114)

© 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 Powered by LOFTER